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禁毒社工的“彩虹故事”_山西法制网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禁毒社工的“彩虹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10 15:42:04      阅读(838)      来源:山西法制报

姚伟(化名)站在院子当中抬头望向屋里,见儿子写作业的认真劲,心里暗下决心:“要像儿子一样,我也要加油。”每月6000元的收入,给儿子一个温暖的家,过正常人的生活……

这一切,如果是以前的姚伟,大概连做梦都不敢去想。

自从沾染毒品,48岁的姚伟过着无房、无车、无存款的落魄日子,唯一的念想是9岁的儿子。今年4月,从强制隔离戒毒所出来,就有一群人为他“忙里忙外”,帮他找儿子、找工作、安置新家,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姚伟觉得自己的人生开始重启。

而这群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彩虹禁毒社工,有一个共同的家叫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近日,记者走进这个有青春、敢担当的群体,去聆听他们五彩斑斓助人梦想成真的彩虹故事。

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成立于 2018 年,是我省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从事禁毒社会化工作服务的民办非营利社工机构。6月23日,在2020年全国禁毒工作表彰会议上,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获评“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称号,是省内唯一获评此先进的社会组织。

太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高迎国说: “他们是一支有活力、专业化的社工队伍,自入驻我省开展工作以来,真抓实干、积极作为,确保禁毒社会化工作落到实处,在吸毒人员管控、帮扶、预防教育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为太原市禁毒社会工作打造全省示范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7月3日上午,记者见到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党支部书记张旭飞时,他刚忙完项目对接回到中心。他告诉记者: “我们已经与省内105个县区完成了项目对接,专业禁毒社工达2177人,服务范围覆盖全省1293个乡镇,直接服务在册吸毒人员10余万人,并为全省1000多万群众提供了毒品预防教育服务。”

人数的增加、规模的扩大,彩虹社工的出现,实现了我省禁毒社会工作者从无到有的跨越。

面对吸毒人员,彩虹社工该如何开展工作?

“我们女生开始有点害怕,会担心有不可控的意外发生。接触后,了解了他们就不再怕,渐渐我们的付出会被认可、善意会被理解。在第一次接受锦旗时,觉得真的很有意义。”彩虹社工卫妙妙给记者聊起她参加工作后的心理变化, “态度要端正,流程规范化、制度合理化,我们工作才会有底气。”

太原市迎泽区一个项目的负责人乔政给记者讲了个故事。 “去年8月,我们从第一强戒所接管一名 50 多岁的大姐。她的家人完全不接受她。我们走遍亲朋好友家,详细了解情况,更有专管小组上门家访,聊家常、干家务、心理辅导,一面做她的思想工作,一面积极与她的家人进行沟通,还帮她解决了低保问题。后来,家人对她的态度有了转变,她对我们也完全信任,不仅到现在没有复吸,还做起了‘禁毒明星’,以身说法,宣传毒品的危害性。”

成立一年多的时间里,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通过实际工作逐渐总结出了“出所必接、协议必签、动机必建、个案必跟、每月必访、尿检必做、脱管必报、档案必全”的“8必”协助管控工作原则和“1143”工作模式,通过精准分类、精准服务,精准管控、精准回归,分步骤有重点地推进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力争“服务一个,戒毒一个,帮助一个,康复一个”。

每一个被责令社区戒毒人员,彩虹社工都会开启协助管控身体脱毒、心理辅导、家庭关系修复、社会人际支持网络修复、就业辅导、医疗干预等“六位一体”的专业服务模式,尽最大力帮助他们戒毒康复,恢复社会功能。

“我们每个项目部建立,都由当地禁毒办牵头,公安、乡镇、社工三方参与,真正做到无缝对接。”张旭飞介绍道,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还与全省所有强制隔离戒毒所建立了社所共建联动机制,对所有强戒人员提前介入,所有出所人员全部接回;发挥彩虹社工的平台优势,全省各项目点内部联动,有效解决了省内吸毒人员因外出造成的异地管控帮扶难题。

此外,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也是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重要工作内容。

“我们宣传要接地气,要有效果。我们打造的‘禁毒明星’,就是用亲身经历‘现身说法’,真实的力量经常让现场听讲的人落泪。”山西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业务总监张月菊讲道。在禁毒宣传月期间,各项目部开展毒品预防教育活动2000余场。除数量增长明显外,活动形式也多有创新,如运城市盐湖项目紧抓“摆摊”风潮,开展“活跃地摊经济,参与禁毒宣传”活动;临汾市汾西项目利用商铺LED,开展禁毒标语宣传活动;吕梁市中阳项目利用“山西彩虹社工”公众号,举办“珍爱生命、远离毒品”禁毒手抄报和征文竞赛活动。

采访结束前,张旭飞谈起工作的初心, “我见过很多戒毒人员,他们因为好奇一朝误入歧途,紧跟的就是生活拮据、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可能一生都要被贴上失败的标签。可是,当你真的走近他们,就会觉得人心本纯善,他们需要被社会接纳,他们需要彩虹社工。”

本报记者 李青



责任编辑:姚致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