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阳县警方破获一起重大贩毒案_山西法制网
首页 > 案例 > 正文
寿阳县警方破获一起重大贩毒案

发布时间:2020-06-24 10:35:52      阅读(523)      来源:山西法制报

每一起案件在初期侦查时都会像一团迷雾,其中的信息错综复杂,有价值的、扰乱视听的,繁杂交错在一起。禁毒民警就像一名名剥蚕茧的能手,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如同蚕茧丝线头的线索,一一剥离,深度挖掘,将真相大白于天下。晋中市寿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秉承着“24×365”全天候作战的战斗信念,辗转6省区,于近期破获了一起重大贩毒案,斩断了境外向寿阳县贩毒的一条通道。

内有猫腻的“榴莲干”

2019年2月,寿阳禁毒大队在排查中,接到了来自云南省公安部门的信息通报,信息显示,有一包由缅甸发往寿阳县某快递点的包裹有疑似毒品藏匿,包裹已被云南警方扣押。接到信息通报后,寿阳禁毒大队立即安排警力前往云南核实信息。

经核实发现,包裹内有一个大塑料袋,塑料袋里装有9大包标示为“榴莲干”的食品袋。民警从外包装查看,发现这些“榴莲干”外包装整齐,与日常的正常产品并无明显异样,民警决定拆袋进行进一步检查。拆开后,发现每一大包“榴莲干”里包含 6 小袋“榴莲干”。而经过民警仔细查看,这些小袋里的“榴莲干”却和正常的榴莲干不同,真正的榴莲干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形似榴莲干的塑料“榴莲干”。民警打开这些塑料“榴莲干”发现,里面藏有密封好的毒品。称重后,这些毒品重达1.9公斤。

在对包裹信息核实时,民警发现,这个包裹来自缅甸某地,发货人名字、电话均为缅甸地区的,一时无法判断境外发货人更加详细的信息。而在对包裹标注的收货人名字和电话查验时,发现收货人是云南地区的,而且经核查,收货人名字和电话也不符合。

为防止打草惊蛇,也为防止包裹中的疑似毒品脱离警方管控,寿阳县禁毒大队民警经与云南警方商议,决定将疑似毒品调包后,将包裹继续发往目的地寿阳县。此时,寿阳警方兵分两路,一路坚守在云南继续侦查,另一路跟随快递车辆前往寿阳。 “如果中途嫌疑人截停快递车辆,取走这个包裹,案件的后续侦查将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可能中断所有线索。”办案民警讲道。

包裹顺利抵达寿阳县某快递点后,民警立即在快递点周围布控,时刻注意快递点周围的异常情况。办案民警说:“快递点除了常规的快递员,来往的人就是取快递的收货人,相对于街面上或收货人住地,在快递点实施抓捕,安全性要高。”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民警焦急等待下,46小时过去了。忽然,一名与当地人穿着有极大差异的人进入了蹲守民警的视线。当这名嫌疑人取到那件包裹时,早有准备的民警一拥而上,将其抓获。

公园行踪引起怀疑

到案后,据这名王姓男子供述,是缅甸一名自称为“阿斌”的人让他从云南来寿阳取这件包裹。民警在对“阿斌”身份查验后,发现查无此人。随后,民警查出“阿斌”并不只是向山西贩售毒品, “阿斌”从网上高价招募人员,以人体带毒、易拉罐藏毒、快递邮寄等多种方式,向全国多个省市贩售毒品。而这次邮寄来的毒品是准备交易给一名王某梅的女子。

民警在对王某梅侦查时,发现王某梅还与贩卖土制海洛因的赵某联系密切。在侦查过程中,民警发现赵某准备驾车从太原市前往繁峙县。禁毒大队立即安排一组民警在繁峙县高速口进行蹲守,可是守候了26小时后,并没有发现目标车辆下高速。另一组民警立即从赵某太原出发的地点沿路寻找人和车辆,当行驶至太原到繁峙县半程时,发现嫌疑人车辆坏在了路上,赵某又从太原联系了另一辆车继续行驶至繁峙县。

据民警前期了解,赵某在忻州没有亲朋,也没有工作,很可能怀有其他目的。为了混淆民警视线,赵某在出发时,邀请了一名女邻居和孩子共同前往繁峙县。在抵达繁峙安排完住宿后,他独自一人前往街对面的小公园,10分钟左右后回到宾馆。2小时后,赵某又独自从宾馆前往小公园,5分钟不到又从公园返回。从公园出来后,赵某带上邻居和孩子以时速130公里左右的速度极速驶出繁峙县。事后,据民警调查,就是赵某一进一出公园之时,毒品交易已经完成。民警发现狡猾的嫌疑人没有从繁峙县的高速口驶入高速,而是绕道代县上了高速。当其驶入忻州高速服务区后,一人前往洗手间。根据赵某高速驾车的疯狂行为,民警怀疑其已经吸食毒品,为了群众的安全,决定对其实施抓捕。赵某被抓获后,民警在对其驾驶车辆进行搜查后,发现一个20厘米长的药盒,里面装好了已经分装成小份的毒品。

巩固战果起获毒品6.5公斤

禁毒民警发现,在民警已经抓获境内接取快递包裹的王某后的一段时间里,缅甸的“阿斌”仍然猖狂地准备向国内再次贩售毒品。在短时间里, “阿斌”又从网上招募了几个运送毒品的人,在其携带的行李箱内藏匿毒品,准备运往国内贩售。民警在截获这一信息后,立即对即将前往国内的运毒人进行布控。通过前期的蹲守布控,民警发现狡猾的贩毒组织者拥有丰富的反侦查能力,采用指定的车辆运送运毒者,当车辆行驶至边防检查站时,提前让运毒者下车,等待探路者探路反馈信息。 “阿斌”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用电话遥控指挥运毒者和车辆动向。当探路者探清情况后,再派出专门的摩托车返回运毒者下车点接人,并驾驶摩托车前往密林绕过检查站,躲避检查。

完全查清这些情况后,民警进一步巩固战果,于2019年10月28日、11月3日,分别将运毒者陈某、马某抓获,并分别查获冰毒2公斤和4.5公斤。

目前,本案仍在进一步深挖中。

本报记者 魏巍



责任编辑:姚致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