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法治动态 > 正文
平遥县检察院探索涉案未成年人帮教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9-11-15 15:43:13      阅读(704)      来源:山西法制报

平遥县某中学高二年级年仅16岁的王小海(化名),晚上回家写完学校布置的作业后,立即又开始着手写另一份特殊的作业——回顾一天的学校生活情况,书写思想汇报,完成指定的法律知识学习,并将完成情况用视频反馈给自己的“老师”。在“老师”对其指导、评价后,小海安心上床睡觉了。小海在做什么特殊的作业呢,他还有着什么身份?小海既是一名在校高中生,还是一名被帮教的附条件不起诉涉罪未成年人。

去年以来,平遥县人民检察院积极探索实践,借助社会力量构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社会支持体系。今年4月29日,该院联合团县委、县青少年事务社工协会成立平遥县青少年司法观护帮教中心。通过严格审查,该中心从青少年事务社工协会精心筛选出具有心理学、社会学、教育学、法学等相关专业背景的30名社工组成帮教队伍。其中,具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25人、青少年事务社工师资格的13人、青少年心理社工师资格的10人、青少年司法社工师资格的7人。

“检察机关对涉案未成年人依法惩戒的同时,往往面临后续社会化帮教管理难题。”平遥县检察院检察长孙蕊萍告诉记者,他们正在努力探索实践一种新模式、新路径,通过青少年司法观护帮教中心,构建“检察机关+社工协会”合作新模式,进行“专业化办案+社会化服务”实体化运作,探索建立“承办检察官、社会工作者、监护人”三位一体帮教模式,开辟规范化、职业化帮教新路径;探索形成以司法人员主导监督,以青少年司法观护帮教中心为平台,以社工协会为载体,以来自全社会各行业的专业社工为骨干力量的全方位帮教服务。

多方联手“量身定制”

寻求帮教最优方案

近年来,经过岗前培训,建立联络机制、培训机制,签订《社工介入未成年人检察工作规定》,青少年司法观护帮教中心工作制度逐步完善。

此外,平遥县检察院依托县青少年事务社工协会,积极动员社会力量加入帮教队伍。目前,帮教队伍还吸纳了2名看守所、监狱的管教民警,3名缉毒警察、交警,5名党校、文联的老师,6名团委干部。检察院还会同司法观护帮教中心,与政府部门、学校、家庭、社区、企业等加强纵横联系,形成合力。

“涉案未成年人大多是在校学生,骤然改变原有环境接受帮教,被帮教对象与家长都难以接受。”平遥县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王利梅说,司法观护帮教中心会根据帮教对象的个人情况、家庭情况和涉案情况,量身制定针对性的帮教方案,并建立一人一档案。帮教对象均由帮教社工一对一帮教、监督,将帮教活动融入被帮教孩子的学习、生活。帮教社工通过信息化手段,下达每天的学习任务,并负责开展社会调查、法治教育、家庭回访、行为矫正和心理辅导等帮教活动,随时掌握思想状况、行为动态,每周跟踪监督评估,定期形成调查报告,及时向案件承办人通报。帮教期满前一周,向检察院出具《考察帮教报告书》,提供详实帮教档案材料,供办案检察官依法作出处理决定。

同时,帮教社工积极联系帮教对象家长,通过改善家长的教育方式,唤醒“问题家长”的责任意识,提高其法治意识。定期登门走访或电话约谈社区(村委会)有关人员、学校老师等,对其社会主要关系开展社会调查,分析犯罪原因、自我认知情况、社会支持情况、帮教需求等,定期倾听帮教对象面对的困难和问题,及时跟进,促使其真诚悔过。

检察建议“弥补漏洞”

探索之路任重道远

为加强对未成年刑事被害人的保护,平遥县检察院与县公安机关共同出台了《未成年刑事被害人一站式取证制度》;与县教育局、司法局联合发文,全面开展“法治进校园”系列活动,并对学校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与漏洞,发送检察建议,督促健全完善安全管理制度,营造未成年人成长良好的法治环境。

平遥县青少年司法观护帮教中心成立以来,已对12名涉案未成年人进行了帮教活动,帮教对象与家长均表示能按规定接受帮教、参与活动,从未出现脱管、漏管现象。

“未成人刑事案件既要精准办理,准确打击,回归司法办案主责主业;又要落实好未成年人特殊司法制度,将帮教工作社会化、规范化。”晋中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宇红认为,专业帮教社工参与对涉案未成年人的帮教,实现了司法办案和社会帮教有效衔接,减轻了员额检察官的工作负担,从而集中精力放在未成年人案件的办理上。

“真诚感谢刘老师的指导帮助,让我在错误的人生轨迹上找到正确的航线。感谢您的教诲,让我重拾希望。”16岁的王某在帮教期即将结束时,给自己的帮教社工手机留言。

目前,青少年观护帮教中心已运行了半年多时间,在中心社工帮教下,这些迷途“羔羊”均对过去一时的冲动幡然醒悟,精神面貌也随之焕然一新,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都进行了重塑,法律意识、规矩意识明显增强。

平遥县检察院借助社会力量积极构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社会支持体系,实践中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与初探,帮教工作更加精准、及时、有效,但探索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本报记者 李勇强 通讯员 李建芳 王利梅



责任编辑: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