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驻村第一书记步量见闻

发布时间:2019-09-30 09:57:42      阅读(91)      来源:山西法制报

我一直在思索:何为第一书记?是扬起头颅浮于庄稼之上,亦或是俯下身段溶于民情?步量过村野古道,我想第一书记的样子应该就是群众眼中的样子。

我们是薛在森老人眼中可亲又可爱的人。“我的大孙子也考在阳泉纪委了”,薛在森老人听说我们是来自中院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后,满心欢喜地畅谈着家中的骄傲。 “我孙子考了三次公务员都考中了”,这位耄耋老人对孙子的挂念和惦记让我们欣慰,不辞辛苦的劳作和打拼令我们敬佩。在交谈中,我们得知老人今年已经78岁,身子骨还算硬朗,可以背着30多斤的粉条走5里地。渐渐的,老人融化了最后一丝陌生,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家中做客。

来到老人家中,我们就老人的基本生活状况展开询问。老人的妻子叫张富还,今年73岁。当问起两位的身体情况时,老人透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年龄大了,总会有一些老毛病,不愿给孩子添负担,他们的压力也很大。”老两口的孩子们都在外地打工,很少回家探望, “我大孙子以前经常回来看我们,后来考到阳泉也没有时间来看我们了。”神情间我感受到了老人意恐迟迟归的叹息,只是这种叹息多了一份支持,多了一份理解。 “在他去机关前,我嘱咐他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能犯的错误一定不要犯,清清白白,给人民做实事。”这份嘱咐何尝不是说给我们的呢?

当问起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时,老人说道:“爱看个新闻,最近不能看了,我们也不会修。”我们帮忙做了电路检查,发现屋顶的天线接触不良。我们没有电工的实践经历,使出浑身解数方得解决。事后老人开心得说道: “真是谢谢你们了啊,以前有了这些问题,我孙子也会这么修的。”

老人语气平淡,我却心头一颤,老人随即拿出两块月饼, “拿着拿着,这个是我儿子和孙子八月十五给我们老两口送来的的月饼,你们尝尝。”老人眼睛的欢喜和迫切让我无法拒绝。我们将联系方式留给他,告诉他有困难可以直接联系我们。 “你们中院的同志们都是好人啊,还有帮扶我们的王晓瑜,他也对我们很好。”

拜别了薛在森老人,我们又陆续走访了几户人家。这时天色已晚,在路的尽头还有一孔窑洞。当我们走近时,一位老人拄着拐杖正要出门。 “大娘,您这是要去哪啊,我们是中院扶贫队的,过来看看您。” “来来来,进屋进屋。”老人热情地将我们迎进门。

老人口齿有碍却极具亲和力。老人名叫闫金连,今年81岁,一人独居。 “我女儿嫁到外村了,以前经常来看我,去年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没有来过了。”老人告诉我们,村里还有一个外甥,平时的生活都是外甥照料,对她很好。

老人见了我们十分开心,一直热情地拉着我们的手,给我们讲以前那些温暖的故事。我们细细地听着,时不时询问几句,老人说: “逢年过节中院都给我发米发面,可是帮了大忙哩。”一个多小时的交谈,老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问我们有没有吃饭,还说要给我们做饭吃,平实的话语总能打动人心。

“来来,我这还有几个月饼,拿上吃。”老人颤颤巍巍地从柜子中取出一袋月饼, “一人拿两个,拿上拿上,这是我外甥给我带过来的。”我们再三拒绝,老人有些着急了, “拿上拿上,一个人两个,你们有空多来,我给你们做饭。”我瞬间明白,她需要的仅仅是我们跟她多说说话。我们不再推辞,留下了电话号码,老人高兴得嘴角都合不拢,我却倍感酸楚。老人一边将我们送到院口,一边小心地说: “我可不敢摔倒,给孩子们添负担哩。”回过头去,老人一直站在门口望着我们,一时间心中思绪万千。

“闫金连收养了一个女儿,去年生病去世了,我们都一直没敢和她说。”回家的路上,一名村民告诉我们。那一刻我感动于村中对老人的善意,脑海中却回荡着老人的话, “你们有时间就再来,来了给你们做饭吃。”看着手中的月饼,内心久久不能平息,甜中有一丝苦涩,老人们对我们的关心和期许,给了我们沉甸甸的责任,又给了我们不竭的动力,我们在帮助下塔上村巩固脱贫成果的同时,也一定要给老人多一些陪伴和关怀。

冯宏(作者系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驻村第一书记)



责任编辑:姚致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