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安 > 正文
晋城监狱民警“试水”社区矫正工作

发布时间:2019-08-08 09:19:40      阅读(337)      来源:山西法制报

冯建国戏称自己和6位监狱民警是“第一批过河的人”。他告诉记者: “水深还是水浅、激流还是险滩,都是未知数,我们边干边学,边摸索边总结。”

2017年,省司法厅发文《监狱戒毒人民警察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暂行办法》,推动监狱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晋城被列为试点。晋城市司法局在没有现成经验的情况下,高点谋划,高位推动,大胆探索,快速推进。

同年12月,晋城监狱副调研员冯建国带领6名监狱民警到晋城市和所属六县(市、区)司法局挂职,成为监狱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工作第一批“试水人”。

以前在高墙电网内管理、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现在到开放的社会管理、教育、改造社区矫正对象,面对新课题、新环境,这些有着丰富管教工作经验的“老兵”又变成了社区矫正工作队伍中的“新兵”。

监狱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工作,对于挂职民警来说是第一次,对于晋城市司法局来说同样也是首次尝试。试点怎么试,试到什么程度?没有现成的答案。晋城市司法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牛迎利答道: “想,都是问题;做,才是答案。”

从南到北,南方“样本”不是北方“范本”

“监狱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在晋城刚起步,而在南方已有成功的“样本”。安徽、江苏两地推广社区矫正用警都在4年以上,一些城市超过了10年,他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了可借鉴的做法。

2018年初,晋城市司法局分管领导带着7名挂职民警和7名社区矫正工作业务骨干,带着问题和思考,抱着虚心学习的态度,前往福建、安徽、江苏等地考察。 “福建做法”“安徽经验” “江苏模式”,各有千秋。

《晏子春秋》中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也就是说,不管多好的模式,都不能简单模仿,因为南方“样本”不一定就是北方“范本”。

15人的考察组综合考量之后形成一致意见:因为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参与程度不同,南方经验不一定适合晋城实际。要站在晋城谋晋城,走出适合自己的社区矫正用警之路。

从南方回来,考察组向省司法厅社矫处和晋城市司法局党组提交了《晋城市挂职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工作调研报告》,大胆提出“挂职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工作全过程”的建议。挂职民警一致表示,相对于南方来说,晋城监狱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工作还是短板,只要敢于创新、勇为人先,短板也能变成长板。

这次考察,开阔了视野,增强了信心。

站对位置,不是被动配合而是及时“补台”

社区服刑人员是不是罪犯?答案是肯定的。不同的是,监狱罪犯在监狱服刑,管理上有《监狱法》作支撑;而社区服刑人员在社区服刑,目前还没有相对应的《社区矫正法》,缺少操作性强的执法依据。

既不能沿用监狱的管理方式,又不能放任自流,这个度很难拿捏,挂职民警们感到困惑。晋城市司法局及时给出了方向: “挂职民警的角色不是被动配合,而是要及时‘补台’。”

“补台”,怎么补?只有摸清了症结,才能找出解决的办法。

2018年3月,晋城市司法局组织挂职民警座谈,畅谈基层存在的问题,研究破解之法。有民警说,社区矫正工作由司法所承担,可司法所工作繁杂,承担着人民调解、社区矫正、安置帮教、法治宣传等九大项工作,而司法所人员少,经常顾此失彼,存在社矫工作不到位问题;有人说,一些乡镇司法所长面对有对抗情绪、比较彪悍的社区服刑人员时,难免产生畏难和恐惧心理,直接影响了执法规范化。有人说,有些社区服刑人员在刑意识、法制意识不强,根源在思想,急需专业人士引导和纠正。

接二连三抛出的问题,触动了大家探索的热情,理念碰撞出火花,沟通交流出办法。大家表示: “我们必须完成监狱工作人员到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转变,要添砖加瓦,更要锦上添花。监狱民警与社矫工作人员要相互衔接,有分工有配合,形成合力,实现优势互补。”

入脑入心,不仅矫正行为,而且矫正心灵

七名挂职民警在太原培训参加实地教学时,尖草坪社区一位成功解矫人员对大家触动很大。那名曾经的社区服刑人员在尖草坪完成两年社区服刑后,顺利回归社会,开了一家外卖公司,还为其他社区服刑人员提供了就业岗位。回想两年的经历时,他说: “这里的监管、教育入脑入心,为我打开了新的世界,迎来了人生的拐点。”

“入脑入心”,这四个字从此成为晋城挂职民警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2018年1月,挂职民警刘永革到高平永录司法所走访调研,刚走进司法所长办公室,就看到一个男人打了一个女人两巴掌。细问缘由,得知该男子是社区服刑人员,女人是他的妻子,他让妻子去买矿泉水,女人不去,他就动了手。一个社区服刑人员在司法所还这么猖狂?刘永革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教育机会,他先安抚了哭泣的女人,然后警告那个男人: “你是来服刑的。既然来服刑,就不能违反规定,否则,警告三次,就必须到监狱服刑,彻底失去人身自由。那个男人可能被穿着警服的刘永革震住了,当场认了错。刘永革乘机对这对夫妻进行深入了解,发现他们吵嘴打架是家常便饭。他循循善诱规劝那个男人: “你每打一次,女人的心就凉一层,当女人绝望了,你也就没有家了,你的孩子也就没有妈妈了,你愿意看到妻离子散的结果吗?”一月之后挂职民警回访时,邻居都说那个男人的暴脾气改了不少。

挂职民警在做社区矫正工作时,一些犯交通肇事罪的社区服刑人员总认为自己不就是喝了点酒、撞死了人,多大点儿事?由于已经履行了赔偿义务,对受害者没有丝毫愧疚之意。发现这个问题后,挂职民警开展针对性教育,采用换位思考的方式,语重心长地说: “假如别人将你的亲人撞死或撞残,赔偿你30万、50万,你是要人还是要钱?难道你们不痛恨那个夺去你们亲人生命和健康的人?难道你不认为他们是犯罪吗?”一语点醒梦中人,这样的教育彻底转变了肇事者的错误思想。

挂职民警就是以如此触动人心的教育走进了社区服刑人员的心里,让他们把刑期当学期,在社区服刑期间接受心灵的洗礼。挂职民警们认为,做社区矫正工作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不断创新,从“晋城试点”到“晋城模式”

经过近一年试点,晋城监狱民警参与社矫工作成绩显著。2018年11月,在全省社区矫正工作会议上,晋城介绍的“监狱民警参与社区矫正工作”经验,被大家推崇为“晋城模式”。

省司法厅社矫处处长盛赞: “晋城市司法局积极探索、创新管理,成为全省监狱人民警察参与社区矫正工作的排头兵。”

在试点工作助推下,晋城市社区矫正工作在2018年年终考评中位列全省第一。

从调查评估、入矫宣告、监管教育到顺利解矫,挂职民警充分发挥职业优势、身份优势、桥梁优势和经验优势,将监狱管理的方式方法与社区服刑人员的日常监管和教育管理相结合,走出了自己的路子。

“改革创新、奋发有为”是“晋城模式”的最大亮点。

挂职民警将监狱工作模式与社区矫正工作模式相结合,提出创新社区矫正工作模式的建议,先后制定“首次警告人员到县局集中学习训诫制度” “轻微违纪人员集中训诫制度”“重点人员摸排确定制度”等,在入矫初期就给社区服刑人员念“紧箍咒”、筑“防火墙”、设定“高压线”;挂职民警在矫正教育中深挖犯罪原因,因人施教,有的放矢,提升了教育和改造的质量;挂职民警利用监狱教育改造资源,助推市司法局建立了两个警示教育基地,定期积极协调组织社区服刑人员到监狱接受“高墙内”警示教育,强化他们的身份意识,增强自觉接受社区矫正的自觉性,进一步提升社区矫正监管水平;挂职民警将监禁刑的执行经验与非监禁刑的社区矫正相结合,创新形成了“十个一”温情教育,强化社区服刑人员的身份意识、悔罪意识、法纪意识和奉献意识,最终教育社区服刑人员实现两个转变,即由“罪犯人”到“守法人”,由“守法公民”到“模范公民”的转变。

通过刚性监管和柔性教育,社区服刑人员普遍感受到,自己虽然有罪在身,但国家宽严相济的政策使自己有一定的自由空间,如果不好好接受社区矫正教育改造,结果会彻底失去自由。有名社区服刑人员表示:不会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

晋城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宋书平说:“从‘晋城试点’到‘晋城模式’,是晋城市刑罚执行一体化迈出的第一步。这场充分整合资源提高社区服刑人员改造质量的法治实践,使监地深度融合,管理相互补位,推进了刑罚执行工作规范化、科学化、社会化,开创了晋城市社区矫正工作的新局面。”

本报记者 郭志平 通讯员 范晋苗



责任编辑:姚致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