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检察 > 正文
临汾检察机关全力救助涉案困境未成年人

发布时间:2019-05-14 09:33:08      阅读(1590)      来源:山西法制报

“阿姨,你下一次什么时候来啊?”12岁的小花拉着临汾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五部部长曹迎春和青少年维权专员鲍万平的手,眼神中充满期待地问道。 “阿姨会经常来看望你和妹妹的,有事,可以随时给阿姨打电话……”曹迎春抚摸着小花的头,微笑着说道。4月26日,浮山县米家垣乡,一束阳光穿过片片乌云,照射在小花和小朵的脸上,明亮而温暖。

近年来,临汾市检察系统高度重视涉案未成年人的帮教工作,在2017年成立帮教基地的基础上,于2018年7月,协调配合当地团组织,组织培训“青少年维权专员”队伍,根据涉案困境未成年人的个性化需求,链接各方资源,对他们进行综合有效的帮助,充分发挥了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支持体系的应有作用。此举受到最高检、团中央的高度重视。今年4月11日,在最高检、团中央召开的“汇聚各方力量、护航孩子成长”新闻发布会上,该案作为10个未成年人检察社会支持体系建设工作典型案例之一进行发布,该经验在全国检察系统进行推广。

家中变故 幼小心灵遭受严重创伤

在浮山县东南数十公里外,有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小花和妹妹小朵相继出生在这里。从记事起,父亲动不动对母亲拳脚相向,小花和妹妹便生活在父亲家暴的阴影中。

后来,难以忍受家暴的母亲先后四次逃跑。每次母亲逃跑后,父亲都要打骂小花,责备她没有把妈妈监视好。而每次小花的母亲逃跑后,父亲都会到处寻找,好言相劝,将母亲接回家。

案发前一个月,在遭受父亲严重家暴后,母亲第四次逃跑,父亲再次找到母亲,并当众下跪发誓,不再对妻子动手。然而,仅仅一个月,小花的父亲便原形毕露,再次对妻子实施家暴。案发当天,小花的父亲对母亲从下午打到晚上七点多。小花和小朵两姐妹害怕地蜷缩到墙角,眼睁睁看着母亲在父亲的殴打下痛不欲生。直到最后,遍体鳞伤的母亲被打得趴到柜子上起不来身,小花的父亲见状喊来医生,等到医生来家里,已经是抢救无效身亡。

年幼的小花姐妹亲眼目睹母亲惨死在父亲手下,心灵受到严重创伤,本就不爱说话的她们变得更加沉默不语,见到外人便是瑟瑟发抖惊恐万分。

采访当日,乡长带领我们来到小花姐妹的家: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两间用土砌的窑洞显得格外冷清。透过破洞的窗户纸看到屋内家徒四壁,一席土炕和一些陈旧的桌椅铺满了灰尘,破旧的门帘上印着“和睦相处”四个字,此刻看来却极具讽刺意味。如今,这里也成为小花姐妹心中永远的痛。

大爱无疆 爱心温暖受伤心灵

案件发生后,浮山县检察院检察长翟海带领检察干警及时介入。在了解到被害人家中困难,尚有二女在读并且无有效监护后,第一时间为小花姐妹启动了司法救助申请,协调乡政府、村委会研究为姐妹俩指定了临时监护人,并于2018年11月下旬,及时向临汾市检察院请示汇报,申请为小花姐妹进行专业心理疏导,帮助她们从巨大创伤中走出。据了解,2万元的司法救助金已于去年底到位,解决了姐妹俩的燃眉之急。这起因家暴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案件报送临汾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后,检察长马红彬亲自办理此案,向未检部门的干警强调: “要尽快协调多个部门,确保两个孩子正常的学习、生活,帮助她们尽快走出阴影。”

2018年12月初,临汾市人民检察院委托团市委指派两名优秀“青少年维权专员”对小花姐妹开展心理救助工作。

检察干警和维权专员经过调查,根据孩子的情况,制定具体的帮扶方案:一是通过多种方式为小花、小朵开展长期持续心理干预;二是积极与临时监护人、寄养家庭沟通联系,帮助他们与孩子之间增进感情,改善关系,尽力为小花、小朵营造正常、稳定的家庭环境,使其更好地融入新的环境;三是与其就读学校加强联系交流,随时掌握了解孩子的动态,推动学校通过日常教育注重孩子在良好习惯、人格素养方面的养成;四是进一步与相关部门协调沟通,落实持续有效的救助政策。

在近半年的帮扶过程中,检察干警和维权专员鲍万平、瓮芳翠与小花姐妹进行了多次疏导、沟通。第一次去的时候,为避免惊动小花姐妹,他们为全体学生们搞了一次团体辅导,通过团体活动观察两个孩子的状态,然后再一步一步和她们深入接触。同时,他们从小花姐妹喜欢的事情入手,一起唱她们喜欢的歌,一起跳舞、游戏。在多次面对面的贴心交谈、爱心抚慰后,小花姐妹已经从最开始的不知所措、警惕与胆怯,逐渐开始信任、依赖检察干警和两位维权专员。如今,两位维权专员的电话和微信视频是两个孩子拨打和接听频率最高的。

目前,通过一系列干预措施,小花姐妹的心理创伤正在慢慢愈合,逐步走出阴影,开始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阴霾渐散 幼小花蕾重新绽放

4月26日下午,记者同检察干警和维权专员一起走进小花姐妹所在的学校,与同学们做游戏,通过游戏使小花姐妹忘掉痛苦、放松心情,融入欢快的校园生活。

活动中,小花姐妹和同学们手拉手像两只小鸟似的愉快奔跑。检察干警还为每个年级的同学们发放了课外读物,为两个孩子准备了书包、文具等学习用品。

学校的李校长告诉记者,学校的每一位老师都密切关注着两个孩子的身心健康。案件过后一段时间,两个孩子重回学校上课的当晚,老师们彻夜不睡轮流值班,密切关注两个孩子的情况。就在记者去的前两天,妹妹小朵突发高烧,寄养家庭的爷爷奶奶不在家,老师们彻夜照顾,直至其退烧。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曾飞舞的声音,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幸福的过往……”维权专员对记者讲道,这首《天使的翅膀》是她们最喜欢的一首歌。这首歌的歌词每一句都带着思念和痛楚,就像两个孩子最真实的心理写照。

小花的班主任告诉记者,小花在日记本中写道, “妈妈,我爱你,我们这边天气挺好的,你那边好吗?爸爸,我也很爱你,但我也恨你!” “我不能去看爸爸,因为这样妈妈会很难过,但我明白爸爸也很爱我们。”

“你的辫子真好看,是自己梳的吗?”一位女检察干警轻轻问小花, “是我自己梳的,妹妹的辫子也是我梳的,班里的很多小朋友的辫子也是我教她们梳的。”小花自信地对大家说着。那个曾经畏怯无助的小花,已慢慢走出阴影,变得积极乐观。

如今,临汾市已经有47名像小花一样的孩子,在检察干警和“青少年维权专员”的呵护与帮助下重新绽放出美丽的笑靥。(文中小花、小朵均为化名)

刘雅静 陈茜



责任编辑:姚致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