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法治文萃 > 正文
这是鸟的海滩
——澳洲走笔

发布时间:2019-03-11 09:31:06      阅读(186)      来源:山西法制报 A- A+

那是一个晴朗的天气,我们从布奇诺营地出发,开着租来的汽车,去往郎塞斯顿。

沿途都是海,看见有路,我们就到海边转转。有一个不起眼的“野海滩”,面对我们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礁石,蓝色的海腾起两米多高的浪。顺着小路走了上来,我发现草丛里立着一个已经发黄了的铁皮牌子,年代很久远了,但牌子上的英文字母依然清晰可见。

我好奇地问女儿,上面写着什么。女儿念着“这是谁的海滩?”女儿和我都不由自主笑了起来,澳大利亚人的幽默无处不在。下面写着,这是鸟的海滩。它们在这里产卵、生活,我们要小心呵护,不要伤害它们,这是它们的领地。

澳大利亚人尊重动物,与动物和谐相处,创造了真正的生态环境。在海滩,在街边,在市场,在人家,海鸟随处可见。它们白白的羽毛,头上有一圈灰,尖尖的嘴,自由飞翔,自由落地,还时不时抢人的食物,没人惊扰它们,澳大利亚是动物的天堂。

“动物保护中心”有一个房子,里面有自动投币喂袋鼠的机器,旁边醒目标注着“请尊重我们”“不要碰我们的头”“不要碰我们的肚子”“慢慢地走过来,轻轻地蹲下,轻轻地抚摸我们的背”,用英文、中文、日文、韩文,图文并茂。

这里有比商场多得多的志愿者,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他们穿着鲜亮的黄马甲,守护着动物。因为一开始,我们不知道,亲家妈妈想去摸一摸小袋鼠,她刚伸出手,还没挨着袋鼠,一个70多岁个子有些低的老人立即冲了过来,用我们听不懂的英文喊着,但他摆手的姿势我们“听懂了”。

我们在布奇诺营地去看了小企鹅,这里有好几个点可以看小企鹅。那天晚上930分许,我们从一个小店出发。取票的时候,一样高大的营业员,指指旁边的纸,纸上大大地写着“不准照相、不准录像、不准喂食”。当时下起了小雨,漆黑的夜里,一步一滑,山里天气也凉,人冻得瑟瑟发抖,但看小企鹅的人却越聚越多。

十一点多的时候,小企鹅开始零零散散回来了。远远的,远远的,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能看见小企鹅奋力跳跃着,落在一个个礁石上。小企鹅小小的,摇动着小小的身子,小小的脚,小小的翅膀,黑色的身子,洁白的肚子,非常可爱。它们不仅可爱,还很了不起,很勇敢,白天要飞行很远的距离到大海里觅食,晚上回家。它们极其敏感,回家的路上一定是静静的,暗暗的。

那个身材俏丽的女讲解员在小企鹅到来之前,声嘶力竭反复讲解,反复劝导大家,决不能拍照,决不能录像,不能有声音,不能有亮光。否则,小企鹅就找不见回家的路了。有一个外国老太太,就像“十万个为什么”,一直用蚊子一样细小的声音问问题。亲家妈妈略微能听懂一点点英语,回来的路上,她告诉我,那个女讲解员在讲小企鹅的故事、小企鹅的历史,小企鹅的来历。

小企鹅很有人性,很有灵性,公企鹅走走停停,一定要等着母企鹅。母企鹅飞一飞,就要落在礁石上,抖动抖动湿湿的小翅膀,回头张望寻找自己的宝宝,一定要等着宝宝一起回家。深深的夜里,它们携家带口,成群结对往家的方向走去。它们的“家”都特别隐蔽,聪明的小企鹅会将家藏得特别好,一般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我们站在那里,悄悄的一动不动,任一只只小企鹅从脚边摇晃着走过。我们并没有等到大批“壮观”的小企鹅回来,但一点也不遗憾,这是小企鹅的“家”,小企鹅的领地,我们不能为了自己那点点好奇,而去惊扰它。

在“动物保护中心”,有一个和考拉合影的节目,当然是要自己付费的。就是大家排成长长的队伍,按照规定,一个个站在指定的脚印上,挺起胸膛,双手交叉放在肚子前面,由工作人员把考拉放在你的手上,摄影师“啪”的一下,给你一张照片。我觉得这样照像怪怪的,但女儿告诉我,所有的门票、合影票,看小企鹅票,这些钱都是用来保护动物的。我一听,当然愿意为保护动物奉献一份爱心了。

在黄金海岸住的时候,后花园有一条宽宽的河流,清澈干净,我们都能看见有几条鱼在游动,有的时候会“扑通扑通”地跳向前方。老公信心满满地张“竿”以待,他认为这鱼很快就会成为他“竿”中之物。

老公戴着一顶草帽,伸开竿,从早晨就站在了河边。到了晚上,老公的胳膊、腿都晒成了红色,仍然没有钓到一条。第二天,老公不甘心,又伸出了鱼竿。这次老公急了,见鱼不上钩,便将鱼饵直接“喂”进了鱼嘴里,没想到,鱼趴在水里一动不动望着老公。对于那些美味的上好的牛肉馅鱼饵理都不理,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一条鱼不理,几条鱼也不理。

人“钓”鱼乎,鱼“钓”人乎?鱼的不“欲”智慧击倒了老公的“阴谋”,也击倒了我们人类“急功近利”“无利不起早”的人生哲学。

鱼儿“无欲”则安定祥和,“无欲”则知足长乐,“无欲”则免去了风险,“无欲”则宁静,“无欲”则可安安然悠悠然摇摇尾巴晃晃头,“无欲”则想呼朋唤友就呼朋唤友,“无欲”则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无欲”则至真至纯自由自在,颇有澳洲人的风范。

鱼儿守着自己的河流,对外来的诱惑对“物欲横流的世界”一片茫然一笑了之。这是谁的海滩?这是鸟的海滩。这是谁的河流?这是鱼的河流。

太原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毛小芳



责任编辑:张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