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法治文萃 > 正文
深山夜读书

发布时间:2018-07-09 11:08:30      阅读(359)      来源:山西法制报 A- A+

深山夜读,听来有些奇特,但是,确有其事。那是我插队时与羊“卧地”发生的事情。

北方的农村,在秋收过后,土地要耕一次。这样既可以翻出收割后的庄稼茬子,还有利于来年的保墒,在耕地之前,要让羊群夜间挨着地块打圈、睡卧,村里叫“卧地”。经过羊群的唾液、粪便抛洒浸润过的庄稼地会变得肥沃,来年能培育出茁壮的幼苗,结出丰硕的果实。

羊卧地,需要有人看管,不可让羊任意出没,随便打圈。夜间,羊群还需要定时挪窝,以便将肥沃的粪便播撒到每一块庄稼地里。陪羊“卧地”的活儿由村里的老农袁大爷带着我们三个知青去完成。袁大爷在带了我们几次后就回村了,这群羊就交给了我们三个知青。结果,有一次我们三个轮流值班时,值班的也睡了。等醒来,羊群早就自由行动,爬满了山坡。呼喊聚拢散乱的羊群,我们费了好一番力气,弄得我们三个满山坡上窜下跳,荆条划得我们浑身是伤。

后来才知道,羊群非常聪明,只要有人不睡,它们就听话得原地不动。一旦发现看管的人闭眼入眠,那么,顷刻间它们自己便“放了羊”,漫山遍野奔跑,撒欢去了。

知道了这个特点,我们三个立刻调整了值班方案,由我多值班,因为我可以通宵读书,累了再叫他们换班。

深秋时节,夜风已经很冷,在无遮无拦的山里露宿,气候就更冷。我们陪羊“卧地”的行头是赶车大叔的老羊皮大衣、棉门帘、棉鞋、棉帽。露天里走到哪块地,就在哪里打铺入睡。而我却多带来一件物件——电石灯。

安顿好羊后,我头戴棉帽,身体靠着地塄,电石灯放在头旁边的地塄上掏出的小洞里,深山里夜幕下,繁星照耀的庄稼地里的露天书房就安排妥当。我身下铺着门帘,斜靠着地塄,盖着老羊皮大衣,手捧着小说,一边看书,一边随口喊着“听话哈”“不许乱跑”“站住”……

夜色笼罩着空旷的山谷,寒风阵阵,吹动着枯草,带来声声哨声,夜越发显得安静,夜幕里,一团灯光映出我的头部,我却沉浸在《武陵山下》湘西剿匪的动人情节中。这是我永生难忘的“深山夜读书”。

董尚文



责任编辑:李湉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