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法治文萃 > 正文
我家的“真假”文艺青年

发布时间:2018-07-09 11:02:16      阅读(317)      来源:山西法制报 A- A+

说来也巧,我们一家三口都是中文系出身,但对文艺道路的追求却有分别。

父亲母亲是大学同学,曾经同在中文系读书,快毕业时才开始谈起了纯情校园恋爱。两人虽是同班同学,各自的学习生活却大相径庭。父亲从小就是个“耍娃”,最能干的是树上粘知了、河里抓小虾,到了大学也延续着这一风格,成绩总是混个及格了事。而母亲不同,她对文学是真有感情,每天早上六点就去小花园背诵诗文,还会经常抄写喜欢的句子,成绩从来是班上的第一名。

母亲原来偷偷跟我调侃:“也是那年代了,我要不是当时被师范优先提档,哪能‘沦为’你爸的同学,和他有这段‘孽缘’。”父亲的文字基本功其实不错,在给母亲的情书里遣词造句非常流畅,就是对名家作品却不甚上心。在他看来,那些“不实用”的名句忘了也就忘了,用得好才是真的好。两个不在同一个“频道”的文艺青年生活在一起,很容易闹出笑话。

那时,他们结婚不久。有一天傍晚,母亲下班回家,父亲已经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了,默默抽着烟,脸色很不好看。看见老婆换了拖鞋进门,包还没来及放下,他便阴阳怪气地说“:这段时间在外面过得挺开心?”父亲从没用这语气跟她说过话,母亲像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啥意思?”父亲没憋住,呛出一句醋味浓郁的质问:“你是不是外面喜欢上谁了?”母亲也生了气:“莫名其妙,我每天工作都忙得不可开交,还有时间给你戴绿帽?”父亲不由分说把她拉到书桌边。只见黑木书桌的玻璃板下压着一张从稿缄本上撕下来的小纸片,上面是母亲娟秀的蓝黑钢笔墨迹,写着:“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母亲顿时火气全灭了,哭笑不得地说:“这哪是我写的……”

父亲更吃味:“难道还是其他人送的不成?”

母亲无语:“徐志摩的《偶然》都不知道,亏你还是中文系的。”

父亲顿时尴尬了,原来从头到尾是他在自找没趣,估计那时想钻地缝的心都有了。后来,他时不时还会以这故事告诫我:“少壮不努力,老大被妻嘲啊……”从那以后,父亲像受了刺激一样,开始恶补原来偷懒没读的好书。但书架上的书总还是比不上母亲的,直到中年之后,这种文艺追赶终于慢慢消停下来。

其实我知道,百花齐放,文艺的方式各有出路,父亲的追赶只是为了和母亲高山流水、同频共振罢了。如今,那几架子的书也成了我这新一代的继承和任务。

陈呈



责任编辑:李湉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