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博客
用自己的小时代书写大时代
——访85后青年作家李禹东
2016年01月22日   来源:山西法制报  [字体 ] [打印]

【人物简介】

  李禹东:1988年生,山西太原人,毕业于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社会学与政治学专业。畅销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包括散文集《狂若处子》《带刺的莎士比亚梦》、长篇小说《夜案》《人间犬吠》《失焦》等。

  才华横溢的我省“85后”青年作家李禹东,10岁开始写作,曾创作侦探小说《夜案》等。作家出版社近期出版的《失焦》是其继《人间犬吠》之后推出的又一部长篇小说,以第一人称的多头叙事手法讲述了小人物方显达一生的坎坷经历,命运的捉弄使主人公不断深陷于矛盾的漩涡,面临各种利益和矛盾冲突。目前,小说《失焦》同名电影正在筹拍。

  记者:您的新作《失焦》正式发布并筹拍影视剧了,请给读者介绍一下这部作品表达了一种什么样的思想?

  李禹东:《失焦本身是一个状态,一个摄影的状态,焦距发生改变的时候,成像模糊不清。将这个状态衍生到社会这个领域的时候,常常会是一种失焦的状态。比如我们传统文化中讲的仁义礼智信,在现在这个社会,与现实的利益相遇的时候,许多人为了获取利益而失德,《失焦》写的就是这一阶段,许许多多的这些故事,当然可能是走向悲剧的这样的一个故事。有爱情的破灭、理想的破灭,还有家庭的破碎,最后甚至是人生的毁灭。但是故事内容因为有很多悬疑的色彩,所以我在这就不能剧透,但是大体上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他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从一个摄影的术语里面来的。

  记者:你在后记里面写到,经过几个月的创作,你用一种奇特的情绪写下了故事的结尾,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奇特的情绪?

  李禹东:就是我们以前,一直都在讲,这个人是好人,那个人是坏人。可是高尔基讲过一句话,说文学世界里没有什么好人和坏人,只有一群普通人。所以当你发现一个你认为的好人,做了许许多多让你不可理喻的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种感觉是很奇特的。或者说我们看到一个坏人,他的所作所为,是有一个善意的目的的时候,我们也会发现这种感觉是很奇特的。这是一个奇特的时代,它也是一种奇特的情绪,是这个奇特的时代带给我这样的情绪。因为太入戏了,所以我自己也就感觉很奇特。

  记者:你为什么说把里面所有的人物都按加在你自己的身上,你可能是他,也可能是她,为什么是这样的?

  李禹东:因为我用了一个写作的方式,就是英国写《月亮宝石》的那位作家,叫威尔基·柯林斯,他写作用多图叙述法,就是用一个人一段回忆,这样最后拼接成一个故事。我在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用这样的方式,但是后来通过几次对比以后,发现这样的方式更容易把读者带进来。那么把读者带进来的同时,也要把我自己带进来,再加上自己长时间去调查这些人的生活轨迹,所以我感觉,自己好像就是这些故事中的人物,我们好象融为一体了。

  记者:请介绍一下您自己的读书经验。

  李禹东:我现在还是在读世界各个地方的历史,因为我觉得文化不是孤立存在的。现在很多市场上的书有太多的水分,可以说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比如一些心灵鸡汤,它本身所看到的世界,看到的社会,是一个非常狭小的生活圈子里面总结出的只言片语,他就拿来推广到全人类的生活中去,这当然是有问题的,像这样的东西不及古人的半页纸。我们每个创作者一定程度上自我陶醉一下,搞点小浪漫都是可以的。可是我们有一个灵魂的东西,就是解析社会,当然我们的解析未必就是正确的。好比说霍博思、罗克尔,两个人观点冲突,霍博思最后败了,可是我们今天仍然要去研究霍博思,原因就是他会把这个社会的来龙去脉摆在你的面前,这样做的还有鲁迅和胡适等等。所以,写作探求的东西是社会的本源。就是我们讲的致知在格物,格物就是探究事物的本源,这个很重要。有些不疼不痒的东西,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读。

  记者:从小时候爱读书,到长大后自己出书,请给读者们说说经历,告诉他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书,该怎么样去读?

  李禹东:我觉得在这个年龄段重要的是兴趣。当我们心智成熟的时候,真正开始接触我们没有接触过的那些事物的时候,我们的了解是不一样的,我们的认知也是全面的。我们现在学校的教育有一个谬误,就是在过早地让孩子们解读某个作品或文章,可是深入的解读,又不是用一种开放式的方法,很多语文教育都是采用标准化的解读。某一句话代表了什么,可能这个作家都不知道,让一个孩子通过他非常狭窄的经历去解读,很多时候是靠背诵书本上的一些话照搬,他未必真正了解,久而久之不仅没有帮助他们提高阅读能力,反而让他们在阅读上失去兴趣。等到他真正该阅读的时候,他不愿意阅读了。中国人读书平均一年4.5本,可是欧洲人,像法国人、英国人都是在20本到40本左右,犹太人在70本左右,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反思。

  记者:你觉得问题出在哪儿了?

  李禹东:问题就在我们需要孩子培养兴趣的时候,没有培养兴趣,我们告诉他哪些不能读,哪些能读,可是等到真正需要培养他能力的时候,他没了兴趣。真正的知识,真正的学问是自己学来的,不是别人硬灌输过来的。

  记者:当我们走进图书馆,面对种类繁多的书籍,我们应该怎么样选择?

  李禹东:我觉得空洞的书是不要的,一定要务实,我们要的是事实,我们看历史书的时候,一定要的是史实的东西。文学也是一样的,我是这么看,文学一定是在一个特定环境下反应人性的。就是这种人性是有相互博弈、内在博弈的,而且是有时代跟这种博弈在里面。现在有一些文学书,泄愤,表达不满,还有一些像《小时代》这样的,就是在制造一种虚假,太空中楼阁了。我读文学书很快,就是因为文学的东西很容易进入大脑,非常容易进入,它是故事,人都有这种故事欲,所以这个很简单,我们去感受人和人之间的这种人性的脉络,去感受它里面的这种纠葛,这是一种享受。一个大的原则就是一定要实的东西,可能实的东西未必好读,可是实的东西是真正有用的东西。

本报记者 张志宏

责任编辑:王文治
相关文章
视频
我省司法体制改革试点法院首批入额法官宣誓 1 省法院传达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2 刘杰调研全省春运道路交通和消防安全工作 3
调查
应当与商品生产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承担连带责任
应当与商品生产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承任
应当与商品生产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承担任
 
图片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版权所有:山西法制网 主办单位:山西法制报社
晋ICP备11007640号